也许是上天有好生之德,赵向西并没有完成任务。
    不仅没有完成任务,反而被军统的人伏击,带出去的兄弟死伤过半,吉高志为此十分恼怒。
    据顾卫林所知,追踪现场十分的混乱,赵向西根据吉高志提供的地址,到了地方之后,首先被军统伏击,对战之中,赵向西节节败退,幸亏遇到了行动处和警察局的人这才死里逃生。
    这件事情的具体经过还是吴自荣打电话和顾卫林说的,在电话里发了一通牢骚,总而言之对赵向西没有好感。
    对于赵向西没有抓住徐宓,顾卫林松了口气,但随之又开始担心她在江城的处境,包括徐满谦现在的处境。
    抓起桌上的电话,顾卫林眉心紧锁,犹豫再三还是将电话放下。
    这个时候给徐满谦打电话是一个很不明智的选择。
    吉高志对赵向西这次行动所造成的损失丝毫不关心,他只关心徐宓现在藏身何处,徐满谦有没有异动。
    “局座,徐满谦今天没有任何异常.....”
    顾卫林向吉高志汇报情况的时候,赵向西正被吉高志训斥着。
    “哦?看来他倒是对自己女儿的身份毫不知情。”吉高志淡淡的说道。
    见顾卫林眉头紧皱,微微摇头,吉高志又问道:“怎么?你有不同看法?”
    顾卫林扫了一眼赵向西,吉高志便明白顾卫林的意思,挥挥手让赵向西先离开。
    “局座,我与徐满谦有旧情,本不该参与到这件事情这种,但关乎江城安危与皇军建设共荣的伟大计划,有些话我必须要说。
    虽然徐满谦看起来是不知情,但若他真是潜伏在江城的高级情报员,又或者就是斧手。
    那他一定是一个极其善于隐藏自己的人,所以,对他我始终保持怀疑。”
    吉高志点点头,顾卫林说的有道理,同样对顾卫林能够分清敌我事态,有足够的大局观,他还是十分满意的。
    只是现在吉高志之所以不抓徐满谦他有自己的考虑,当然这其中的缘由他不能告诉顾卫林。
    听了顾卫林的这番话,尤其是回想起自己对顾卫林的一些防范措施,让他觉得有一丝愧疚。
    顾卫林的确是一个好朋友,是一个忠心于皇军的人。
    他和别的中国人不同。
    但吉高志到最后也没有下达抓捕徐满谦的命令,也没有将这件事的行动权交给顾卫林,反而下令让行动处配合赵向西执行任务。
    顾卫林有一股深深的危机感。
    吉高志没有想那么多,他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考虑问题,顾卫林很长一段时间一直没有得到过放松,而且因为段雪的事情,差点与赵向西动手,现在只负责审讯余季中就好了。
    走出吉高志的办公室,顾卫林只见孙金诚匆匆向办公室走来。
    临进去之前在顾卫林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
    顾卫林听后一惊,军统昨晚竟然突袭了大汉奸唐昌义的府邸,还将唐昌义击杀。
    据说暗杀的过程不顺利,因为唐昌义并不在家中,军统是在路上刺杀唐昌义的。
    关于唐昌义,此人是刘建设的铁杆,现为江城市副市长,曾经掀起了震惊江城的帽儿山坑杀案和曹庄水库案。
    姜文青带人将唐昌义暗杀,大大震慑了江城特务汉奸。
    昨晚的行动让江城市政府和宪兵司令部纷纷感到措手不及,刘建设临时加强了警卫,并向军部强烈谴责宪兵司令部和政保局的不作为。
    日本人为了江城的安定繁荣和团结,将刘建设和小野五郎喊到一起开会,并向刘建设保证,只要刘建设能够稳住江城的经济,那他们一定保证江城的安全。
    吉高志先一步在电话打来之前收到了孙金诚的汇报,对这件事情已经有了一些考虑,在小野五郎面前也有所交代,小野五郎对吉高志的工作十分不满。
    让他堂堂大日本帝国的皇军对区区的支那人道歉,小野五郎感觉自己在刘建设面前受到了极大的屈辱,可恨的吉高志不再他面前,否则一定扇他几个大耳刮子。
    顾卫林暗暗赞叹军统的这次行动,很大程度上能够分散政保局的注意力。
    只要吉高志的注意力不一直盯着徐宓和徐满谦,那军统就应该有办法能够帮助徐宓脱身。
    现在这个节骨眼,自己已经不适合过多的现身接头,每现身一次,就多一分暴露的可能。
    调查唐昌义刺杀案依旧没有顾卫林的份,似乎顾卫林已经被边缘化了一般。
    这件事情吉高志交给了赵向西。
    吉高志原本是想顾卫林可以放松一段时间,但现在敌人越了越猖狂,就不能放任顾卫林休息了。
    “余季中的案子要尽快查清楚,他和他儿子之间有没有联系一定要清楚。”
    吉高志想了想又说:“你以前在与江城的三教九流都有接触,现在恐怕还是要和他们多走动走动。
    江城的地下党被我们连根拔起,军统还没有。
    昨晚他们刺杀了唐昌义,下一个就可能是你我,所以最近江城的治安很重要,综合调查科的事情可以放手给赵向西去做,你可以慢慢退居幕后,江城的治安是一盘大棋,值得好好去下。”
    吉高志拍了拍顾卫林的肩膀,以示对顾卫林的看重。
    为了让顾卫林更好的将心思放在整个江城的治安之上,余季中的案子吉高志让孙金诚来配和顾卫林。
    “我要是有好办法能等到现在?”顾卫林瞪了一眼孙金诚,笑孙金诚站着说话腰不疼。
    “卫林,要不说你处理这些事情还是太少呢,他不老实就不老实,儿子走了那么多年,恐怕你就是打死他他们也没联系。”
    “这么说你有好办法?”见孙金诚笑的阴险,顾卫林问道。
    孙金诚嘿嘿一笑:“可以给他儿子写封信,既然他不联系咱们,那咱们联系他不就行了?就说姓余的快不行了,让他回来.....”
    瞧着孙金诚得意洋洋的样子,顾卫林冲着孙金诚竖起大拇指,这一招真特么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