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死定了!死定了……”
    惨叫不绝的阿道隆,纵然毫无反抗之力,气焰依旧嚣张。“这里是天魔的地盘!就算你再强大,也承受不住天魔帝君的怒火!你会死得很惨!啊啊……”
    它的底气来源于天魔的特性。
    天魔很难被杀死,即使形体溃散,也能在转生池中重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不死了。
    只是,天魔重生后会变得非常虚弱,并永久性地损失一部分力量。不到万不得已,阿道隆也不想做出这样的选择。
    不过。与转生池被毁可能带来的惩罚相比,这点儿代价又不算什么了。
    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它毫无顾忌地吐出一连串恶毒的咒骂,极尽猖狂地叫嚣:“蠢货,你是杀不了我的!我会让你付出代价!我会找到你所在的世界、毁灭你所在乎的一切,你的亲友同族都会在悲惨的哀号中死去!你等着吧,你等着吧……”
    南冥停下动作,低头看了它一眼。
    在自己面前还这么硬气的家伙,已经很久没见到过了,他没有感到被挑衅的愤怒,倒觉得有些兴致。
    没有反抗的压迫,才是真正的无趣。
    他走上前去,五指贴在阿道隆圆滑的脑袋上,随着指尖轻轻摩挲,阿道隆感受到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仿佛有一把餐刀在头顶比划,随时准备切下一块来。
    “……你、你要干什么?!”
    它的脑袋传来一阵剧痛,却是南冥挖了一点,放进嘴里尝过以后,露出嫌弃的表情。
    而阿道隆却充满了惶恐。
    因为它发现,失去的那一部分形体竟彻底与自己断绝了联系,再也找不回来了……
    就在这时,它接收到一股熟悉的、暴怒的意念。
    “阿道隆,发生了什么事?!”
    那是第五天魔主伽陀利的质问,“转生池的气息完全消失了……我需要一个解释!!”
    “伽陀利大人,救命啊——”
    阿道隆像是抱住了救命稻草,立刻悲惨地呼救起来,“是这个擅自闯入的外来者破坏了转生池!”
    “什么外来者?”
    九头蛇的虚影自高空显现,它低头俯视,忽然便静住了。
    无论是用精神感应,还是意念扫视,这道诡异的人影都根本不存在。然而用眼睛直接去看,他却明明白白地在那里。
    因此,它一开始才会没发现对方的存在。
    这使它心生警惕。
    不知道为什么,它总觉得这个人有些莫名的眼熟……
    “伽陀利大人,就是他!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竟敢公然在天魔界撒野,不仅抢走了未孵化的卵,还将转生池毁去!我拼了命阻止,可还是不敌,他连帝君都不放在眼里……”
    “闭嘴。”
    伽陀利打断了它悲愤的控诉。
    这位第五天魔主,正在绞尽脑汁,在久远的回忆中追寻关于这人的信息。它还是比较谨慎的,能够让自己留下印象的家伙,肯定都不好惹。
    然而,南冥却对它没有兴趣。
    他拖着奄奄一息的大天魔,心念一动,便消失在原地。
    “去哪里了?!”
    伽陀利登时一惊。
    天魔界是类似梦境的存在,只要有足够强的精神意念,就能操控一切,瞬间转移不过等闲。
    天魔帝君的意念最强,它在这里,便犹如神明一般。
    但这个外来者,竟也给它一种无法力敌的感觉。
    “到底是谁……在哪里见过呢?”
    它竭力回想。
    倏然身体一僵,似乎想到了什么,死一样的寂静和恐惧,笼罩心头。
    另一边。
    南冥已来到另一个转生池边。
    阿道隆一眼认出,这是第七天魔主弥罗刹镇守的转生池。它也只看了一眼,就见南冥迈步走了进去。
    “你要干什么?”
    它顿时有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预感应验了,只见转生池中的漩涡疯狂沸腾,就如刚才一样,眨眼间蒸发殆尽。
    “什么人?!!”
    第七天魔主弥罗刹的反应,比伽陀利要快得多。
    它并未进入深层的神游,大部分的意识和力量都聚集一起。上空骤然出现一个八头八臂的蛇女虚影,恐怖的八颗头颅上,每一只眼睛都死死盯着南冥。
    它甚至没有多说一句话,便释放出巨大的精神压迫。
    “咦?”
    南冥发现它有些眼熟。
    接着便想起,他的识海中还存放着一个观想的图象,这下遇上正主儿了。他咧嘴一笑,识海中八头八臂的蛇女图象顿时被黑暗淹没。
    “啊!”
    弥罗刹发出一声尖厉的嘶叫,夹杂着痛苦和恐惧。
    它抬头望向南冥:“你对我做了什么……不……你到底是谁?!!”
    南冥没有回答。
    他的身影再度消失,再出现时,又是在另一个转生池边。
    阿道隆看着他一步步走入转生池,如法炮制地将其蒸发掉,一股惊恐的情绪顿时袭上心头:“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它不能不害怕。
    按照这个趋势,这人分明是要把七个天魔转生池一一毁掉。没有了转生池,天魔的不死性就是一个笑话,它也会真正死去。
    “你不是猜到了吗?”南冥戏谑地扫了它一眼。
    “不,不!你不能这么做!天魔帝君不会放过你的——”阿道隆竭斯底里地吼叫起来。
    这并不能动摇南冥的心意。
    他甚至没等镇守这个转生池的天魔主现身,身影一闪就又去了下一个转生池,这次直接出现在池水中央。
    “不……”
    “你不能这样做……”
    “求求你……停下来……”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转生池被毁,阿道隆越发地恐惧起来。它开始求饶。
    自从作为天魔诞生,它从未体会过死亡的恐惧。也从来不知道,世上竟然存在能够威胁天魔生命的人,这彻底颠覆了它的世界观。
    仿佛第一次爬出地洞的蚂蚁,发现外面的世界险恶得超乎想象。
    一时间,茫然无措,难以适从。
    “帝君呢?帝君在哪里,为何还不来阻止这个怪物?天魔的根基,就要被他全部毁掉了!”
    它绝望地想道。
    然而,谁也听不见它的祈求。
    它也不会知道,被它寄予厚望、视为最后救命稻草的那位存在,从一开始就躲入了无数层维度掩盖的时空之后,像鸵鸟将头埋进沙堆。
    ——结结实实地怂了。
    “伽陀利,你确定真的是‘他’?!”
    “不会错的。我曾随帝君去过破灭战场,从而远远看过‘他’一眼……那种可怕的气息,我想忘都忘不掉。”
    天魔帝君的行宫前,七位形态各异的天魔主齐聚一堂,听完伽陀利的猜测以后,气氛骤然陷入寂静。
    恐惧,无声地蔓延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