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风和谢瑶环没再耽搁,也不曾在原地等沈归回来。
    既然已将这些尸体推断为障眼法,那沈归此去恐怕难有收获。
    与其徒耗光阴,倒不如回去找到老徐头问个明白。
    两人快步往回走,并排而行。
    由于是深夜,来的时候就没有骑马,这会儿虽然赶得急,可从绣春坊附近走回六扇门仍需要些时间。
    两人没什么言语地走了大半程,谢瑶环忽然开口道:“我还是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为什么来灭我们口的会是这帮实力堪忧的货色吗?”
    洛风转头看了她一眼。
    “难不成他们知道了你没有魂力?”
    她点了点头,语气有些凝重。
    洛风却显得很淡定,无所谓道:“六扇门有内鬼,这件事情我早就说过了,可惜他们还是不太了解我…”
    他说着,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谢瑶环顿时有些无言以对。
    明明该是严肃之事,偏生被洛风借题发挥,又一次成就了他的摆谱托大。
    但他说的也的确属实,虽然之前在荆轲手底下没能讨到好,但他的剑却依旧锋利。
    绝非等闲之辈可以轻拭。
    “徐捕头,为什么要这么做?”
    比起那灰飞烟灭的内卫杀手,她的心思更多还是纠结在六扇门仵作老徐头的身上。
    “每个人都有别人不知道的秘密,他肯定也有。”
    洛风语气很随意,仿佛他早就知道了一般。
    “不过这并不能成为他为虎作伥的理由。”
    谢瑶环登时默然。
    两人再次回归到了相对无言的状态,直到洛风忽然打破了沉默。
    “只要他愿意和盘托出,我们就可以帮他,内卫还不至于只手遮天。”
    他说完,伸手拍了拍谢瑶环的肩膀,笑道:“这样,你是不是心里就好受了?”
    谢瑶环“嗯”了一声,垂着眼,没去看他。
    她心跳的有点快,因为洛风将她的心思给猜了个通透。
    她的确在担心老徐头的安危,可她没敢开口说。
    毕竟若是洛风所言属实,老徐头可是背着六扇门私通内卫,不将其抓捕都算好的,更不要说保护他了。
    但他还是给出了承诺。
    这纯属是为了顾及她的感受,不想令她心中难过。
    此刻她既感激,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定了定神,她还是决定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洛风。
    “洛大哥,其实徐捕头并非如大家所想的那般寡淡无情,只是门内诸位同僚未曾了解过他罢了。”
    “哦?这么说你肯定探究过了,要不说来听听?”
    洛风脚下步子刻意放缓了下来。
    他们即将进入安平坊,距离六扇门已是不远,他认为谢瑶环更愿意只同他一人分享所见所闻。
    不然的话,她理应早就替老徐头鸣不平才是。
    “是徐捕头叮嘱我不要告诉旁人的,他说这不仅于他无益,还会累及我,令我和同门间生隙。”
    谢瑶环读懂了洛风的用意,当即开口解释。
    洛风听罢,不由暗赞一声。
    这老徐头除了专业技术高超之外,对人心的洞悉也很透彻。
    事情可不就是他讲的那样?
    一个被长久孤立之人,想要凭着几句话而改变处境几乎是不可能的。
    六扇门内的捕快们大多不过凑个热闹,至于老徐头真正的生活状况,他们其实根本不关心。
    比起多个可交的朋友,他们更愿意多一个茶余饭后的话题。
    而谢瑶环贸然替老徐头去辩解,其余人碍于李元芳的面,或许明着不会说什么,可背地里却难免不会将她归为没事找事的那一类人。
    “他说的不错,哪怕李督统去说,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诶?”
    毕竟涉世未深,谢瑶环对人性的把握远及不上老徐头。
    “任何群体都需要一个格格不入的异类,老徐头就是那个人。”
    谢瑶环仍是似懂非懂,从她的表情里就可以看出来。
    “想不明白没事,慢慢理解就是了,先说说老徐头的事情吧。”
    “嗯!”
    谢瑶环应了,当即就开始讲她所见到的关于老徐头的事情。
    老徐头的家住在承平坊外不远,谢瑶环当初租住的房子就在他相邻的几个街区。
    按说,她回家,这也不是必经之路。
    可是有一日恰好凑巧,她在承平坊有公务要办,于是回家时就路过了老徐头家。
    尔后,她便瞧见了令她对老徐头彻底改观的一幕。
    父慈子孝,妻子也瞧着十分贤惠,一家人在落日的余晖下散着步。
    老徐头的脸上也带着六扇门众人从未见过的幸福笑容。
    一家人在一起,这就是岁月静好该有的样子,和她儿时一样。
    接下来,她特意去看过好几回,而每次几乎都一样。
    她把她的所见所闻一点一点地分享出来,而洛风始终静静地听着。
    等到她讲完,两人已经站在了六扇门的大门前。
    “所以,洛大哥,徐捕头很有可能是被内卫胁迫的,他应当不是内鬼。”
    “我知道。”
    洛风笑了笑,答得很认真,不似敷衍。
    谢瑶环却是一愣。
    她原本还准备了不少说辞,想要让洛风相信老徐头不会是内鬼,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有质疑。
    她忍不住道:“洛大哥就不怀疑吗?”
    “因为我是你,所以我不怀疑。”
    谢瑶环低低地应了一声,随后垂着眼,跟在他身后朝六扇门走。
    她心绪有点乱,有些感激,又有些不安。
    毕竟洛风这话除了五分真诚之外,最少还有一半透着暧昧。
    洛风见她低头不语,觉得自己机智的不行。
    这种回答,根本不用管逻辑,而谢瑶环也不会再追问。
    不然他就得花大力气来解释自己为何能够相信老徐头不是内鬼。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这次故意隐瞒尸体真实情况的老徐头都很有嫌疑。
    但他的确不是,原因也很简单。
    当洛风推断出老徐头隐瞒了真相之后,洛风脑海中任务面板上的那条找出六扇门内鬼一栏,仍然显示是未完成。
    这是再清晰不过的信号,主线任务提示从来不会出错。
    两人进了六扇门,直奔停尸房而去。
    此时早已是后半夜了,但当他们推开房门时,老徐头还是隐在昏暗的光线里,一动不动。
    “徐捕头!”
    洛风开门见山。
    “你先前给出的关于尸体的判断,我认为存在很多问题。”
    老徐头似乎是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没有立即答话,过了片刻才道:“你们来了啊。”
    他声音还是如先前一般,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但听着却明显有气无力。
    “你受伤了?”
    洛风很敏锐地察觉到了异样,连忙朝着他走去。
    “别过来!”
    老徐头忽然间大喊了一声,把谢瑶环给吓了一跳。
    借着昏暗的灯火,洛风看清了,老徐头此时下半身血肉模糊,整个人无力地斜靠在墙边。
    “是谁干的?”
    洛风心顿时一沉,看来内卫一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没打算让老徐头活着。
    “我对不起督统大人的信任…”
    老徐头没回答,只是一个劲地用手拍自己已经烂掉的大腿,拍得满手是血,仿佛不知疼痛。
    “别扯有的没得了,我先替你看看,也许还有救!”
    洛风可没打算任由他在那儿自暴自弃,忏悔,懊恼,然后死于非命。
    “我对不起督统大人,对不起六扇门…”
    他理也不理洛风,仍然一个人在那里歇斯底里。
    洛风急了,当即箭步向前,试图先替他看看伤势。
    他却并不配合,胡乱地挥舞着手中的解刨刀具。
    这刀具很锋利,没了魂力,又不能真的伤他,一时间竟迫得洛风近不了身。
    “没用的,这毒和尸体上的一样,是解不了的。”
    他向后又退两步,在墙角坐倒,手中刀指着洛风的方向。
    “发作之际,这毒会如同瘟疫一般,触之即染,你们别过来。”
    洛风闻言止住了动作,放缓语气道:“是尸体传的吗?”
    若是尸体所传,那便意味着他和谢瑶环二人眼下也同样危险。
    “不必担心,此毒无法以死物相传。”
    老徐头说着,看了眼洛风,忽然道:“洛神捕,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洛风毫不迟疑地道:“我会找内卫麻烦的。”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对于洛风的发现,老徐头此刻显得很平静。
    “不过,别替我报仇…只是我死后,想请你让督统大人格外恩典,保护好我的家人,将他们送到偏远些的小地方,太太平平地过日子。”
    他忽然长叹了口气:“洛城这地方,当真吃人不吐骨呐!”
    洛风和谢瑶环尽皆黯然。
    他们明白了,老徐头根本就没打算求生,哪怕救治他的方法就在眼前,他也会想办法寻死。
    为了让妻子儿子活下去,他只能死。
    只有这样,内卫才会在权衡得失之后,彻底放过他的家人。
    “我会的,你放心吧。”
    原本还存了好好问一番话的念头,洛风此刻却是全无心思。
    他实在没办法把眼前这个老徐头当成一个推动剧情发展的npc来对待。
    这是个活生生的人,为家庭付出了所有,甚至甘愿奉献生命的丈夫,父亲。
    他只是个小角色,但同时却又是无数人的缩影。
    樊城那些死在霍天手中的六扇门巡捕,跟着赵拓一起深入北港最后惨死异变的那些巡捕。
    不单单六扇门如此,内卫又何尝不是呢?
    那些被杀人灭口的内卫番子们,哪里能料到自己最后会连尸骨都不存,无法入殓。
    这些小人物,又是谁的丈夫、父亲和儿子呢?
    相比起天谴之战中保家卫国,英勇战死的人们。
    他们死得实在太不值当。
    洛风看着老徐头身上逐渐腐烂的皮肉,不禁怅然叹息。
    这洛城,当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