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在幽州降落刚刚降落,军师就已经告辞赶往盛世基金在幽州的分部大楼,跟各大国企的合作谈不上迫在眉睫,但显然双方对这次的合作都非常期待,双方甚至是多方的第一次合作,数额已经超过了百亿,而且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盛世基金还要不断投入资金以造成足够轰动的效应,所以在正式对外宣布消息之前,前期的准备还很多,只是一个谈判之前大致的合作协议,军师就要亲自盯着,所以这段时间注定是军师最忙碌的时候。
    军师打算在正月十五左右搞定前期的所有工作,然后正式对外宣布合作的消息,可以预见到时候中洲各个领域内被引动的巨大风潮,而那一片兵荒马乱的氛围里,盛世基金也将正式展开新一轮的商业兼并。
    李天澜没急着下飞机,而是去了飞机内被改造出来的豪华小卧室里,叫醒了睡在一张床上的秦微白和皇甫秋水,李天澜在秦微白的亲自引导下已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看到了新世界的风景,再回来,那肯定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所以即便是在东城家族的那几天,三人也是睡在一间卧室里,秦微白和皇甫秋水最开始都有些羞愤,前者想要反抗未果,在李天澜的管教下只能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逆来顺受,在东城家族的这几天,面对着其他人的目光,大部分时间都红着脸。
    据说以白清浅和东城无疆为首的几位母亲姑姑阿姨们已经私下里打赌秦微白和皇甫秋水谁会最先怀孕了,这也让秦微白和皇甫秋水更加幽怨,每次进房间前都不情不愿的,李天澜厚颜无耻,反而感受到了一种有些陌生的小情趣,事前的挣扎和发生后的乖巧让他更加兴致勃勃,所以这几天在每个清晨与夜晚,没少折腾她们。
    李天澜偶尔也会想起一些名言与诗句:你所向往的林荫小路其实每个清晨与夜晚都挂满了白霜。
    又或者什么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这注定是一条两条只属于李天澜的林荫小路,李天澜是唯一的实践着,所以很多时候,面对着如诗如酒如画的秦微白与皇甫秋水,当李天澜握着她们的高跟鞋纤细的鞋跟不断升华的那一瞬间,他约莫觉得自己大概像是个策马奔腾风流不羁的诗人了。
    把正在补觉的两人叫起来,感受着秦微白的白眼和皇甫秋水的幽怨,等她们完全清醒过来洗了把脸,三人这才走下飞机。
    因为特殊原因改变了计划没有跟李天澜他们一起来而是昨天就到了幽州的白清浅已经出现在了机场,一身黑色的大衣,带着围巾,风姿绰约,依旧如往日般大气雍容,又多了一丝放下了部分心结后的温柔。
    她看着走出机舱的儿子和两个儿媳妇,笑意明显。
    白清浅身边的是白清朝,此时正笑着跟李天澜招手,等到李天澜过来,他主动拉开了身旁商务车的车门,笑道:“礼物我们收到了,老爷子喜欢的很,最重要的是你送的,说是要放在书房里,看着心里就舒服。”
    “白老喜欢就好。”
    李天澜轻声笑道,他送给白占方的是一尊羊脂玉的玉雕,将近半米高,温润细腻,据说是军师两年前参加一场拍卖会的时候拍回来的好东西,白占方没什么特别喜欢的玩意,李天澜干脆就把这尊玉雕送过来了。
    “放松点。”
    白清朝拍了拍李天澜的肩膀,笑道:“今天家里没什么人,就一顿家宴,你熟门熟路的,之前也不是没去过,不过今天打算亲自下厨做几个菜,现在就在家里折腾呢,一会你可要给面子。另外...”
    白清朝顿了顿,笑道:“还有句话是老爷子让我转告你的,欢迎来到幽州。”
    身为中洲目前最资深的议员,幽州城的议长,白占方无疑是最有资格说这句话的人之一,虽然只是简单六个字,可却是绝对的意味深长。
    白占方在议会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甚至比起李华成进议会的时间都要长,今年大选之后,老爷子必然是要退下来的,新的幽州议长自然不可能是白家的人,这也是目前各大集团正在努力争取的位置,目前看来,学院派的某位中坚希望极大,随着李天澜和学院派重新合作,等到新集团在最终关头表态的时候,这个位置落在学院派手中几乎是可以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而白占方虽然会退下来,但多年来执掌幽州的庞大影响力却足以深入幽州的方方面面,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人走茶凉的问题,市府如今的掌舵人因为身体原因,去年就处在半退休状态,新的市府掌控者早年就是白占方的学生,嫡系中的嫡系,无论威望还是资历,都足以继承白占方的班底。
    而白清浅大选之后也会直接从辽东来到幽州,进入议会与内阁。
    至于白清朝,他可以说是目前最稳的人物了,连意外都不会发生,在东城无敌的全力支持之下,白清朝身上副秘书长的头衔,必然会去掉那个副字,也将顺利进入议会,成为整个中洲不到三十位的议员之一。
    这不只意味着白占方退下去之后幽州白家会比起现在更加强大,同样也意味着随着白清朝扶正,东城无敌在军部将更加的无人能挡。
    兄妹两人随着父亲的退下来而同时进入议会。
    尽管不在一个集团。
    可新集团和豪门集团同气连枝,这又有什么区别?
    商务车平稳的驶向幽州青云山的白家庄园。
    白清朝和副驾驶上的李天澜随意闲聊着。
    后排是婆婆与儿媳的三人空间。
    车内的气氛很是热闹。
    白家的亲戚一般都是大年初三上门拜年,今天不是初一,不是初三,初二这天果然很安静。
    真实身份是白家老三的公孙起自然是不会出现的。
    所以中午的这顿家宴,加上白占方,也就六个人,白占方做了几个拿手菜,然后把厨房交给了白清浅,根本不拿自己当外人的秦微白拉着皇甫秋水去帮忙,李天澜跟白占方下棋,白清朝捧着茶水围观。
    听着厨房里传过来的笑声和秦微白跟皇甫秋水说着酱油和老抽的区别,白清朝喝了口茶,笑着看了一眼李天澜道:“很和谐嘛。”
    李天澜笑了笑,心里有点怪异,但一时间也说不上来具体是个什么心情。
    秦微白和皇甫秋水很和谐。
    但这种和谐不像是什么姐妹之间相亲相爱的关系。
    腊月二十九的那天清晨,又或者说是腊月二十八的那天深夜,他把皇甫秋水收进了自己的卧室,一直到现在。
    让李天澜觉得有点蛋疼的是,相比于他和皇甫秋水之间的感情进境,明显是秦微白和皇甫秋水之间的感情升温更快一些。
    秦微白是有点小脾气的,两人独处的时候她可以百依百顺,但多了一个皇甫秋水,有时候就不会让李天澜轻易得逞,所以李天澜就会让皇甫秋水抱着她。
    两人之间的感情似乎也是在被抱在一起管教的过程中越来越好了。
    而且说感情...
    对皇甫秋水,李天澜真不觉得有什么感情,起码暂时没有。
    他看好皇甫秋水,并且觉得对方是可以跟自己走上同一条路的人,这是志同道合一般的彼此认同,让她进东皇宫就是因为这一点,至于爱情什么的,这个真的没有,之所以把她收了,就是因为皇甫秋水足够漂亮足够诱惑。
    说白了就是馋人家身子。
    这个答案很无耻,但却绝对真实。
    皇甫秋水对他同样也没什么感情,与其说是感情,倒不如说是臣服,这才是最贴切的词汇。
    而秦微白对皇甫秋水就不一样了。
    最开始会不喜欢,会抵触,会排斥。
    但这种情绪同样也会慢慢的转变的。
    不知道是不是被李天澜管教的原因,但皇甫秋水很乖,真的很乖很乖的那种。
    无论是面对李天澜还是面对秦微白,皇甫秋水都极为乖顺,没有什么争风吃醋,没有视图挑战她的地位,更没有动不动就彰显自己的存在感,甚至就算是在品尝什么东西的时候,都会让秦微白先来。
    很委屈?
    皇甫秋水不这么觉得。
    李天澜甚至能够从这些举动中看出皇甫秋水的开心和雀跃,这本身就是她那种病态性格中的一部分。
    她每次看着秦微白的目光里,李天澜都能够清晰的察觉到对方眼神里的那一抹感激,还有很单纯的羡慕与崇拜。
    或许她自己也清楚,如果那一晚不是秦微白在主导的话,未来如何不好说,起码短期之内,她没可能和李天澜发生什么。
    虽然这种感激有些奇怪,但却是在皇甫秋水心里真实存在着的。
    有些事情只有零次和无数次的区别,所以在秦微白自己引导了一场精彩戏码自己突破了底线之后,她虽然还在抗拒什么,但抗拒却变得越来越微弱,很多时候她甚至觉得皇甫秋水成了自己的影子,表现的也越来越自然,那种之前对这个小妖精的不喜欢和排斥也在飞快的淡化。
    和谐?
    李天澜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嘴,以后不要看到什么奇怪的画面才好。
    午餐的时候人虽然不多,但饭菜极为丰盛,却并不算隆重。
    白家的气氛向来清清淡淡的,没什么彪悍的气场,自有一股温馨。
    白清浅向父亲汇报了一下近期的工作,这是保持了很多年的习惯,只不过近年来,白占方给予的教导与提点渐渐少了,换届之后白清浅进入内阁,虽然级别都是议员,可接触到的格局却要比白占方还大,白占方也不需要去教导女儿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李天澜这个外孙身上。
    这里不像是东城家族那般热烈,或许是出身的原因,白占方早年在教育系统工作,还担任过华清大学的副校长,青年学院的副院长,最终一飞冲天,走到了如今这个高度,不要说有什么前例,这样的例子,以后恐怕都不会在有了,所以白占方的感情相对含蓄,可喝酒一点都不含蓄,跟白清朝父子俩是真正的海量,李天澜不出意外的又喝多了,饭后被秦微白和皇甫秋水扶着进了卧室。
    继在东城家族之后,李天澜又等于是在白家庄园的中心别墅里确定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一左一右搂着秦微白和皇甫秋水,这次睡觉就真的只是睡觉了,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外界风声呼啸,带着在室内感受不到的冰寒。
    幽州又下了一场大雪。
    这是新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的时候来的更早一些。
    下楼喝了点白清浅煮的粥,秦微白收拾碗筷的时候,已经提前吃过晚饭此时坐在落地窗前赏雪的白占方对李天澜招了招手。
    醉酒起床,头脑还有些昏沉的李天澜走过去坐下,白占方轻笑着开口道:“中午的时候你倒的太快,很多东西没有细聊,天澜,对于以后,你有什么想法?”
    李天澜有些尴尬,他中午的时候倒下的真不快,而是几人聊了很多,大都是聊以前和现在,还没来得及去聊未来,他确实没有被酒精考验过,可身体素质终究是摆在这里的,就算是不作弊,他倒下的时候,白清朝也先一步阵亡了,白占方能保持状态,纯粹是因为老爷子的年纪原因,根本就没怎么多喝。
    “老爷子指的是哪方面?”
    李天澜问道。
    白占方似乎是随意闲聊,轻声道:“你自己,还有东皇宫...”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
    自己的未来...
    东皇宫的未来...
    这是他想过,但却从来没有真正的深入思考过的问题。
    他默默的思索着。
    窗外是一片寒风吹动着落雪,点点洁白渲染着地表,静谧无声。
    “扩张吧。”
    李天澜说道:“现在也只有这条路能走了,甚至是唯一的路,东皇宫的实力足够了。
    军师圣徒之前一直跟我抱怨说东皇宫的人不够用,这次吸收了两院的毕业生,也只是勉强够用,所谓勉强,所谓的人手不够,其实都是因为扩张。否则一个天南的话,容纳这么些人都可以说是超标了。
    我们跟林族在南美最大的分支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日后至少会有一个副宫主在那边长期坐镇,同时向着北边扩张。
    欧陆的话,有黑暗骑士团在,不过欧陆局面复杂,一个黑暗骑士团做强援能减缓不少压力,但必须也要再派一个副宫主过去。
    还有我们的家门口,东岛,安南,恒国,甚至是雪国,以及中洲...
    很多人,很多势力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或许利益的机会,但很多人都知道却很少有人能真正意识到,当自身强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周围其实处处都是机会,东皇宫现在最不缺这个,我们有盛世基金的资金作为最强大的后盾,扩张或许会有波折,但不会有难度。”
    李天澜转头看着落地窗外铺天盖地的雪花,继续道:“至于我...”
    “说实话,我是想成为未来总统的。但也不是那种特别特别想,只是...有些好奇。数千年来无数人前赴后继的一个位置,谁会不想,谁不好奇?我当然也是想的,可是那些距离我现在还太远了,很多年很多年的距离,有点虚无缥缈,所以很多时候,我也就是想想而已,今后如何,谁说得准呢?十五年后,二十五年后,那时我都四五十岁了,那个年纪的我会想什么,我自己都不确定。
    老爷子,我对未来其实真的没什么打算,我只打算看眼前,你可以说我短视,但只是眼前,就有太多我必须要抓住把握的机会,几乎要看不过来了,我的未来,就是让东皇宫不断扩张,天时地利人和,现在我要什么有什么,所以其他事情都可以往后放放。五年之内,我要将东皇宫变成真正的黑暗世界王朝,这大概就是我的打算了。”
    五年之后,李天澜三十岁,正是一个男人最有激情最有精力意气风发的年纪。
    整个黑暗世界都要匍匐在那个时候的他的脚下,被他统治很多年。
    总统...
    那个目标太远了,他当然很想,可相对而言,还是他眼下这个目标最有可能在不磨灭他生命中某些东西的情况下实现。
    “五年啊...”
    白占方声音很轻:“其实足够了,太长远的事情本来就是看不清的,五年的时间刚刚好,人生一个一个的五年经历过去,完成了心中所想,那也就不会有遗憾了。”
    “老爷子说的是。”
    李天澜点点头。
    白占方笑了笑,突然问道:“李华成跟你的交易,你信么?”
    李天澜下意识的愣了愣。
    李华成和他之间的交易...
    最核心的一点,无非就是让李天澜成为总统。
    可这一点如果要实现的话,那至少都是要二十多年后了。
    “其实...”
    李天澜斟酌着自己的用词,缓缓道:“我们与学院的交易,与其说是总统那个位置吸引我,倒不如说是李华成给出的承诺打动了我,二十年后,无论我是不是会成为中洲总统,但既然他的态度表现出来了,那也就意味着学院派会坚定的支持我们二十多年的时间,相对于那个虚无缥缈的承诺,我更愿意相信这些。因为这些是必须要表现出态度来的,老爷子,我们不是弱者,而且今后会越来越强大,学院派如果敢毁约的话,那样的反噬,未必是他们敢承受的。”
    “所以如果他们想要毁约,这几年是最好的时机。”
    白占方淡淡道:“我在等一个电话。”
    李天澜眯了眯眼睛。
    “大年初二...最近一次的议会全体会议定在了初六,今天下午,李华成已经召集人谈话了,算算时间,现在应该差不多了。新年的第一次会议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大选之年,这次会议的大部分结果,在今晚这次谈话中差不多就能定下来了,是和平还是战斗,就看今晚。”
    白占方看着李天澜,眼神柔和:“李华成到底是不是要支持你,今晚也能大概看出一个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