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进车里,叶世坤问林清涟想去哪?
    林清涟美目流转,柔声道:“去我家吧……,我那儿有瓶好酒。”
    叶世坤笑笑点头,探手握住她的柔荑,对前面驾驶的张勇道:“勇子,去清涟家。”
    林清涟也红了好几年了,在京城当然也有房产,是位于朝阳公园南侧的棕榈泉国际公寓。
    不过她的家人都在沪上,京城这边的房产,只是过来时候落脚的地方,三室两厅的房间,她自己住已经足够了。
    以前叶世坤也曾送她回过家,张勇也知道地址,当下沉声应是,一路向东开去。
    从地库直接上电梯,来到30层。
    林清涟刚刚打开门,还没有开灯,就忽然转身,纵身投入叶世坤怀中,仰起头来抱住叶世坤,摸索着捕捉到他的大嘴,激情热吻起来!
    说起来,从上次从泰国回来,叶世坤这段时间都没有过女人,前两天和段章文喝酒,还被一帮美女弄的火气很大。
    此刻虽然有点突然,但鼻中嗅到的满是林清涟身体淡淡的体香,口中柔舌搅动,怀中是充满活力弹性的动人娇躯……
    叶世坤自然也不会示弱,一转身就将她压在旁边的墙上,占据了主动。
    突破了关系之后,女人有时比男人还容易情动!
    林清涟之前在饭局上本来就已经喝了不少红酒,刚才叶世坤突然现身,霸气的将她从饭局中带走时,她已经情动心摇,回到自己家中,不知为何,一瞬间难以抑制的爆发出来。
    在黑暗中亲热的感觉是非常强烈的,因为没有光线,所以身体的嗅觉和触觉都会变得格外敏感,叶世坤能感觉到怀中的娇躯越来越火热,女人情动时的体香、淡淡的香水气息、红酒的酒气混杂在一起,形成了充满诱惑的荷尔蒙气息。
    就在黑暗中,两人一边热烈拥吻,一边摸着黑向卧室移动,西服、长裙、内衣洒落了一路……
    …………
    月光从窗台洒落进房间,将大床上的两个拥抱在一起的人影笼上了一层淡淡的白色光晕。
    林清涟乖巧的趴在叶世坤胸口,静静的感受着激情后的余韵。
    叶世坤搂着她,手指无意识的在光滑细腻的后背划过,轻笑问道:“清涟,不是说上来喝酒么?”
    “讨厌……不许笑话我。我真的准备了一瓶好酒,想和你一起喝啊!……”
    “leo,这段时间我好想你……”
    事情过去后,林清涟才感觉到自己刚才真的有点太疯狂了,有点害羞的把脸埋在叶世坤胸口,低声道。
    “嗯,我也想你。不过绯闻的事情刚刚闹的沸沸扬扬……,我这边也有点事,最近都在忙,所以没有着急联系你。”
    “没关系,我知道的……”
    “今晚……,你留下来么?”胸口处传来女人低喃的声音。
    叶世坤微征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一盏台灯淡黄色的灯光下,茵茵恬静睡着的小脸……
    如果在沪上,他当然就留下来过夜了。
    但是在京城,这几天他已经习惯了每天睡前,都要去看看女儿,好像见不到她,就心里不踏实似的。
    沉默了一下,叶世坤才道:“今晚就不了,我晚一点还要回去。”
    林清涟默然。
    一会儿后,她仰起上身,皎洁的月光将她半身绝美玲珑的轮廓勾勒的清晰可见。
    她灿然笑道:“那我现在去开酒……,不然你还说我骗你。”
    就这样起身,不着片缕的下床走出房间,公寓里地暖很热,倒也不怕着凉。
    过了一会,“啪”的一声,卧室的灯光亮起,只见她长发挽到一侧,披了一件白色的珊瑚绒睡袍,手中抱着一瓶红酒,另一只手拎着两个高脚杯走进房间。
    俏皮的向他扬了扬手中的酒杯,斜坐上床。
    叶世坤也起身,斜靠在床背,接过红酒瓶,看了眼酒标。
    chateauhautbrion1982(82年红颜容),笑着点头道:“的确是好酒。”
    为两人的杯中倒了酒,两人就这样依靠在床头,举杯,微笑。
    “为我们……”林清涟笑颜如花。
    “为你……”叶世坤目光深注。
    高脚杯轻碰,发出清脆的声音,深紫色的酒色在杯中晃动,如美人般风情万种。
    82年的hautbrion很甜美,有新鲜的红果、黑加仑、黑梅、果酱的香气,单宁温柔而优雅,牺牲掉浓郁度的同时,保留了足够多的女性化特点,它确确实实不是侯伯王,而是红颜容。
    红颜倾城,为悦己者容。
    正如此刻的林清涟……
    …………
    快到12点的时候,叶世坤才离开林清涟的香闺。
    他走后,林清涟关了房间里所有的灯,就这样穿着睡袍,盘膝依在卧室的大飘窗处,看着窗外的月光,举起酒杯,轻轻饮下。
    虽然他没有留下……,但不管怎么样,今晚都很美好,不是么?
    夜色清冷。
    …………
    回家后,洗了个澡,换了家居服,叶世坤如往常一样,轻轻推开了儿童房的门。
    也同往日一样,床头的一盏台灯下,童佳佳在看书。
    茵茵睡的香甜。
    认真的看了一阵女儿可爱的小脸,叶世坤忽然发现,他心里之前从未有过的一种身为父亲的柔情,这些天在看到茵茵后,开始苏醒过来。
    无论他和童佳佳现在的关系如何,未来如何相处。
    但茵茵,是他的女儿,是他的宝贝!
    他愿意就这样,每天看着她,慢慢长大……
    美人如玉,红颜醉人,但家中稚女,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了他心中最柔软的一块。
    他喜欢每天看到她咧开小嘴,咯咯的笑着,叫他“ba-ba”!
    “别看太久了,早点睡,晚安”
    “嗯,晚安。”
    …………
    虽然忙里偷闲,和美人亲热了一番,但第二天,叶世坤的心神还是放在了源丰的事情上。
    或许是昨夜的激情释放了他心里积累的一些郁气和烦躁,他忽然想到,之前有一个很重要的失误。
    无论怎么筹谋公司里的人事、业务上的调整和准备,又无论刘珂那边有什么计划……
    对于他现在而言,回归源丰,最重要的事情,还是首先要说服老爷子!
    叶家,准确的说,叶兰亭个人,持有源丰集团接近35%的股份,是绝对控股的大股东。
    在取得了叶兰亭的支持后,一切的计划才有施展的空间!
    应该尽快,和老爷子谈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