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铭闻得那三名劳作的弟子正在议论自己,却是道:“本人暮辰,暮云峰新晋储备弟子,以后还望诸位多多关照,不过,今日我出手之事,不希望太多的人知道。你们明白吗?”
    “是,是,是!暮辰师弟三招制敌,令人惊叹,锋芒不外露,我们几个自是会为暮辰师弟保密!”三人中,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子站出来说道。
    “你们能这样想就好!现在,我问你,前方究竟有什么?为何暮旷不愿让我前往。”陆铭问道。
    “这.......”
    “说!”
    “是!”青年男子面对陆铭那强烈的狂霸之气,不得不屈服,道:“其实,前面也是药园,只是前方药园中栽种的东西有些特殊!”
    “什么东西有些特殊?”
    “事情是这样的,药园中开辟了一块土地,种植的都是地级药物。”
    “原来如此。”
    “药园的药物大多是凡级药物,收成之后,主要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上交给紫鸿剑宗天药院,一部分会收缴到咱们暮云峰的炼药殿,这十亩药田种植的地级药物,不是给天药院,也不是给炼药殿,而是供咱们暮云峰内门弟子修炼用的,因此,暮婵师姐下了命令,这十亩药田一般人不准进入,暮旷总管,不想让暮辰师弟进入,是怕暮辰师弟胡来。”
    “原来如此!”陆铭点了点头。
    “另外,这十亩药田之中,还有一些内门弟子私人种植的地级药材,其中便有洛北小侯爷暮鑫,鸣山郡主暮柔,秦南郡王暮狄,宁贵妃暮宁等人种植的地级药材,那都是十分名贵的,若是有所损失,可没谁担待得起。”
    “你说的这四人,是暮云四影吧!”
    “没错!”
    “呵呵,我和暮云四影可是老熟人了!”陆铭夸口笑道,虽然他和暮云四影只是认识,还不算熟。
    陆铭初来暮云峰,对暮云峰很多事情,也都不太清楚。
    通过和这位储备弟子的交流,陆铭自是能够感知到,一个内门弟子在紫鸿剑宗中的分量,而暮云四影,只怕在暮云峰乃至整个紫鸿剑宗,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没想到,暮辰师弟和暮云四影是老熟识!真是了不得!”
    “呵呵,也没什么,这世道讲究的便是实力,拥有强势实力的人,别人自是会高看你一眼。”陆铭一阵夸口。
    “在这暮云峰,除了暮婵师姐,便是暮云四影的实力最强,暮辰师弟能够和强者交朋友,前途不可限量!”
    “现在,我就进药园看看,你们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陆铭侧目看了一眼那青年男子,又是朝身后被他击飞的暮旷望了一眼。
    暮旷已然朝陆铭走来,眼神之间,竟是透着哀求之意:“陆铭师弟,药园你可以进去看,但东西你别碰,不然,我可担待不起。”
    “哼,暮芷师姐说了,这紫荆药园中的药材,我可以随便。不过,我陆铭也不是那般锋芒毕露的人,我和暮云四影熟识,自然不会得罪暮云四影。”陆铭笑语之间,已然朝着那药园中走了进去。
    陆铭很是清楚,强者的锋芒不容亵渎,否则,不好收场,再者,既然这药田种植的是地级药材,那这里的地级药材,对陆铭而言,也没有用处,毕竟陆铭修为低下,进入这地级药田,不过是想增进一下见识而已。
    当下,陆铭朝着前方的药园前行,很快便见得这一处药园,大约十亩之地,种植着各种奇花异木,仙草奇葩。
    这里的药材并没有贴什么名字标签,陆铭也不认识。
    “陆铭师弟啊!这里的药材,你应该不认识吧!所以,这药田的药材,只怕陆铭师弟挖走了,也不知道该怎么用。”暮旷见得陆铭的神情,猜测道。
    “你这般说也对,但也不对,至少这些药材之中,有一些什么人参,灵芝之类的,一经吞服,也没有坏处,只是我修为低下,暂时用不上,不过可以挖去储存起来,待到能用得上的时候就用啊!”陆铭半开玩笑的说道。
    “这.......”暮旷闻言,一阵脸色铁青,他还真担心陆铭会做出一些什么胆大妄为的事情来。
    地级药材,都是剑元境以上之人用的,陆铭就算是取了这里的药材,也消化不了,一番观察之后,陆铭也算是扩展了一下自己的视野,大约这般过了一个时辰,陆铭便打算离开。
    然而,就当陆铭打算离开的时候,诡异的一幕竟是出现了。
    陆铭突然间感觉到周围一股强大的劲风席卷,旋即,这劲风以陆铭为中心,朝着四方飞纵而去。
    暮旷见此情形,颇是诧异。
    “怎么回事?”暮旷见此情形,也大惊道。
    这时,劲风席卷之间,一株株药材,竟是从地里拔土而出!
    片刻之后,这十亩之地大部分成熟的药材,遭到一股劲风的席卷,瞬间消失得虚无。
    “这.......都没了!都没了!”暮旷顿时间脸色大变。
    这一阵劲风之后,陆铭也一阵诧异,这十亩之地的药材,一瞬之间消失的虚无,着实让人匪夷所思。
    “不会吧,兽尊,你居然将这里成熟的药材都给吞食了,这也太可怕了。”陆铭意念传音给风犼兽质。
    “这里的药材对我的恢复大有好处,所以,我就把它们全部给吞了!”风犼兽笑笑的说道。
    “兽尊,你这样做可不厚道,你会把我给陷于不义的!”陆铭说道。
    “当下的峰主暮婵可是你的女人,她不是说,这里的药材你想要什么都可以用吗?我现在也只是吞了十亩药田而已,又不是将这里的药材都给吞食了。”风犼兽解释道。
    “也罢!你都这样做了,我还能怎么样!”陆铭深深的吁了口气,摇头道。
    “你小子放心好了,若暮婵或是暮云四影质问你,我会帮你想办法的!”风犼兽说道。
    “但愿你有什么好办法!”陆铭说道。
    见此情形,陆铭稍作镇定,笑笑的看着那暮旷,问道:“是啊!怎么这里的药材一下子都没有了!”
    “都是你!”暮旷指着陆铭大喊道:“都是你所为!”
    “我可什么都没干,刚才只是起了一阵妖风,所以,这里的药材都消失!”陆铭一脸无辜的说道。
    风犼兽一下子吞食了这里十亩药材,可是陆铭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风是从你的身体内冲出来的,这十亩灵药定是被你吞食了。”暮旷说出这话,整个人也吓得不轻,若陆铭能够吞食这里十亩灵药,那也得消化得了啊!
    “随你怎么想吧!”陆铭淡然一笑。
    “哼,你放心,我马上便会将此事告知暮芷师姐,让暮芷师姐告知暮云四影,告知暮婵师姐,看暮婵师姐会怎么处罚你!”暮旷大声道。
    “那你觉得暮婵师姐会怎么处罚我!”陆铭反问道。
    “这......我告诉你吧!上一次一名弟子因为偷了这地级药田的药材,最终被斩断了手,还被逐出了紫鸿剑宗。咱们紫鸿剑宗可是个有规矩的地方,可容不得你胡来,现在你将这里大部分成熟的药材都给吞食了,就算你是皇室宗亲,是暮婵师姐的亲弟弟,也是要受到惩罚的!”暮旷大声说道。
    “是吗?可我觉得我不会遭受惩罚!”陆铭淡然一笑。
    “那走着瞧。”
    陆铭若无其事的在紫荆园的一处府院中住了下来,作为一名储备弟子,除了一日三餐,住宿之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福利,不过,陆铭也不在乎,至少在这个地方,他有三个特权,尤其是不要劳作的特权。
    暮旷很快便找到了暮芷,告知暮芷药材被吞食的事情,很快,暮芷便将此消息告知了暮婵,暮婵即刻将暮云四影召集而来,同时,也将陆铭叫到了暮云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