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在漫漫荆棘林回荡,忽远忽近,听起来轻飘飘又婉转悲凉,但在荒无人烟地野地却显得无比之鬼魅。
    常年跑江湖的镖师们胆子不小,但如此情况却从未见过,心虚地朝荆棘林那边骂了两声,没得到任何回应,气势都不由得软了下来,而这时周围又渐渐漫起雾气。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歌声还在回响,似乎正在逼近,但却又看不到丝毫人影,赵镖头警惕地四处观望,握鬼头刀的已经手已经攥出汗水,“什么人装神弄鬼!”
    呼,一股风骤然而起,向几人急卷过来。小心!?当怪风欺到身前时候葛牧才感觉其中懈怠着浓郁的妖气,就势在地上一滚,同时提醒镖师,但已经吓得头皮发麻的镖师们已经忘了避闪。
    风停下来后,五名镖师的手都扼在喉咙上,很快就看到血液从指缝间缓缓淌了下来,他们尽可能地张着口,但已经呼吸不到空气,身体渐渐地瘫软了下去,全部丧命。
    血腥气随风弥漫。
    顷刻间就是五条人命,不管那是人是鬼,赵镖头都已经吓得魂不附体,怪叫了一声撒腿就往靖城方向跑。
    “别跑——”这种情况下越是慌乱死得就越快,亦是头皮发麻的葛牧足尖一点从后面拽住赵镖头衣角,哪儿想已经心神大乱的赵镖头受了刺激,竟反手想他劈过来一刀。
    葛牧上剑格挡,同时侧步后退,趁这间隙赵镖头急掠出了三丈,已经脱离葛牧可以防护的区域,但见一个黑影疾箭把冲他扑去。
    青乙,斩!
    此时已经容不得过多考虑,葛牧出手便是最强杀招,在丹田中蕴养的青乙剑沿着经络流到指尖,破空而出,化成三尺长剑直取人影。
    他催动全部灵力御剑,速度和威力都比斩狼妖那一剑要强了不少,然而却没想到将刺到黑影飞剑忽然与心神断了联系,黑影已经捏住赵镖头喉咙,轻而易举地要了赵镖头的命,此时才看清青乙飞剑被他夹在两根手指中间。
    仅这一个照面葛牧已经知道自己远不是对方敌手,此妖太强,可荆棘林何时又如此强悍妖了?
    “收!”这种情况保命为先,葛牧心念一动将青乙剑变成针芒大小才挣脱对方双指钳制,收回了丹田,向荆棘林中疾速纵掠过去,手指死死按在叔父葛复远的剑。
    还没跑出二十丈,就觉身旁有一阵风掠过,然后就见黑影已挡在前面,就着刚亮起的月光终于看清了对方,一位身材窈窕的女人,面容妩媚,只是手上暴涨出来黑色指尖还在滴血。
    “怎么会是你!”葛牧大惊,这妖怪竟是章明安娶得小妾、青果的二娘云娇。
    月光下如鬼魅般的云娇舔了舔指甲上的血液,含春的桃花眼在葛牧身上打量了一番,娇嗔道:“可不是我嘛,你紧张个什么劲儿,没见过姐姐这么漂亮的人。”
    葛牧错动脚步微微后撤,云娇确定是妖无疑,但是在靖城两年不管叔父葛复远、慧成子老道、他都没能看过来云娇是妖,显然其妖气已经收放自如,道行更是超越了庐州那头葛复远都抵不过的蛇妖。
    打,无疑是寻死。
    葛牧思量片刻后,忽然笑道:“别说,还真没见过您这么漂亮的……您来劫赵县令的镖车此事大快人心,想拿什么尽管拿,拿不了我替您背着,绝不会吐露出去半个字,赵县令这王八蛋早就该有人治他了。”
    云娇笑若银铃道:“你这孩子说话就是好听,怪不得青果那丫头喜欢,我出来时候还在屋里发呆,呢喃到你名字还会偷偷乐。不过我对赵县令的东西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你。”
    “小侄,不胜腰力。”
    “连我都调戏起来了?可惜呀,要不是我需要你的元阳灵气修行,说不定真跟你做出点糊涂事。”
    貌似打情骂俏的话到这里也就戛然而止了,葛牧已经明白这骚-蹄子就是冲着自己来的,不禁问道:“以您这本事拿下我易如反掌,何必大费周章到这荆棘林?”
    “在靖城里下手目标太大不是?何况我其实没跟你和慧成子打过交道,你们修道者的手段层出不穷,我总得小心着点,可巧,用那头狼妖就把你俩的本事都给试探了出来,这才放心下手。”
    “赵县令押镖的事也是你安排?”
    “真是聪明绝顶,一猜即中。靖城地盘虽然不大,但也十通衢之地,把那些达官显贵都控制在手里行事也方便。好了,该告诉你的都已经为你揭秘,你就别让姐姐在对你动手,吸收元阳灵气过程其实还挺舒服的。”
    云桥笑容灿若繁花,可在葛牧眼里分明就是吐着芯子的蛇,越是色彩斑斓越毒,看着她扭动着恰到好处腰肢渐渐向自己走出来,额上已浸出冷汗,不住地向后挪动脚步。
    但就在两人距离一丈时,葛牧猛然抽出了叔父葛复远的剑。
    长剑出鞘宛若琴吟,一股及其浓郁的煞气也脱鞘而出,如龙吟虎啸般扑向云娇。这把长剑是葛复远斩妖所用,青霜之下是几十头妖的命,因此就蕴养出了浓郁煞气,并且涵锋不出,使这股煞气集聚在剑鞘之中,一旦拔剑则会对要妖产生极为强烈的震慑。
    未必能够斩杀云娇,但若是她一瞬间恍惚被伤到,葛牧就有逃的机会,因此拔剑、递剑一气呵成,直刺云娇的胸脯。
    “好歹毒的小子。”
    云娇只是被煞气摄住了片刻,待剑刺来是出手一牵直接夺了过来,并且已经扣住葛牧脉门,以妖气隔绝了他的灵力运转,两人差距实在太远,即便葛牧颇有临敌机变,但终归无济于事。
    “你小子心性沉稳如斯,再长两年可不了得,哼,连我刚才都险些找了你的道!”
    葛牧满脸苦笑,“有什么用。”
    “没时间给你耽搁功夫了,怨你命短。”说着云娇就向葛牧凑了过去,嘴唇相对,吸取他体内的元阳灵气,后者根本就无法反抗,直觉得身体变得软绵绵的。
    正在这时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兔崽子,老娘不让你给赵县令狗东西押镖,你偏来,你是能斗得过着四百多年的骚-蹄子?”
    悍妇柳氏?
    葛牧和云娇具是一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