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读书阁(笔趣阁)_一个免费分享最火网文的网站 > 修真小说 > 别找我捉妖 > 第7章 上道啊少年 (求收藏,求推荐)
    “明天正午,西郊乱葬岗。”白栖云字正腔圆道。
    越是初出茅庐的少年越是喜欢摆得道之人派头,或许是江湖传闻听得多了,以为得道之人势必肃然持重,不怒而威,不过葛牧从这个年纪相仿的少年身上看得到只有装腔作势,懒洋洋地捏了捏耳根道:“记得把银子带上。”
    “哼!”
    “哼哼?”
    寥寥数语后葛牧领着几个五柳学宫的士子回了鱼尾巷,巷口处悍妇柳氏叉腰而立,怒目圆睁,横肉遍生的脸上乌云密布,瞧这阵势肯定要大发雷霆了。
    “瞧见没,这才真高手!王奴儿,赶紧拿一两银子给柳婶儿,不然咱们肯定要被骂吐血。”
    葛牧碰了碰王奴儿胳膊,后者从袖口取出一两银子给他,然小心翼翼地拿着银子拱手递给悍妇柳氏,语气怯怯地赔笑,“婶儿,小侄早上确实是不小心失了手才看到枣树,枝叶落到你家,绝不是诚心的,这一两银子你拿着,算是小侄给你赔个不是。”
    “这还差不多。”柳氏瞪了葛牧一眼,扭动肥硕的身躯回去。
    众人如蒙大赦地松了一口气,抱着柴禾进入葛牧,码放到院墙边,拍了拍身上灰尘跟葛牧到了正房,王奴儿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呼,天底下怎么会有柳氏这种女人?比妖怪还凶。”
    “你见过妖怪似的。”
    “我没见过,牧哥儿没见过么?他刚才都吓得不轻。对了,你明天得好好教训那个叫白栖云的小白脸,今儿在学宫里他还让我出了丑。”
    青果笑嘻嘻地插话道:“谁让你整天不好好读书,连铸剑名家徐夫人都不知道是男是女。”
    葛牧笑道:“这还真怨不得奴儿,祖上几辈经商,他耳濡目染这些多了就不是读书做学问的料子,你们若是比心算和应酬也没人不得了他。士农工商,商贾就是最被人瞧不起的?狗屁,人若没了银子连顿饱饭都不吃,你们也别整日拿商贾之子这话笑话他。”
    “牧哥儿这话我爱听。”
    “对了,那个白栖云什么来路?”
    几名士子面面相觑,也没人说的出来,只知道是慧成子老道领进学宫让他读圣贤书的。
    ……
    第二日中午,西郊乱葬岗。
    葛牧要跟白栖云比斗的事已经在五柳学宫传开,好事的士子都早早过来等着看热闹,毕竟靖城一隅,连平常江湖豪侠的比斗都从未有过,两名修道者斗法真是破天荒了。
    虽说葛复远跟慧成子以前也有过比试,可都是私下比斗,往往结束以后消息才会传开,只留下满地火苗、碎石让人想像修道者不凡手段,这不免越发对修道者好奇。
    葛牧靠在一株歪脖树上闭目养神,抄着手,五柳学宫的士子除了青果跟王奴儿以外都不看好他,瞧他裹着那件撕烂了几个口子、露出棉絮的棉袄,也觉得不像是什么高手,高手起码也得是慧成子那样面有三缕长须、姿态出尘,道袍纤尘不染的模样。
    当然白栖云更像少年英才,也符合少年人对修道者的想象,鲜衣怒马,气质孤高如冰山寒玉。
    士子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王奴儿则梗着脖子为葛牧辩驳,说得急了,跟人先扭打了起来,王奴儿身强力壮,倒是怕这些摇头晃脑读圣贤书的士子,一拳下手狠了,直接把对方打得鼻梁乌青竟“哇”的哭了出来。
    “赵正德,你要是敢回去跟你那个贪官污吏的县令老爹告状,以后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葛牧睁开眼,扫了一眼正蹲着大哭的少年。
    叫做赵正德的少年缩了缩脖子,不敢再高声大哭,“我……我我才不会告状……”
    “倒是长了点出息。”
    不多时白栖云骑着一匹没有半根杂毛的白马踏雪而来,在附近的树上拴了马,不疾不徐地走过来,略显清冷的目光四扫了一圈,最终落在葛牧身上,显出几分恼怒之色。
    女儿柔肠男儿剑,这是多少少年的江湖梦?但面容姣好身材婀娜的青果却偏偏不对他白栖云正眼相看,言必称牧哥哥,这让他心里如何不妒忌?心想必是因为葛牧在人前显露过术法才得到少女亲睐,当众挫败了他,就应该能赢得小姑娘的倾慕之心。
    “葛牧!”
    葛牧漫不经心道:“二百两银子带了没?少一两一钱我都不比。”
    白栖云哗啦扔了一袋银子到两人中间,葛牧也不管众人目光如何,附身捡起袋子检查了一遍里面的银锭,确认比二百两还略多些后才展颜笑道:“你很上道啊朋友,有银子什么事都好说,你要是再多给二百两、让我直接认输也不是不行。”
    “无耻!身为修道者竟还贪图世间黄白之物,连名誉都不顾惜,我白栖云岂会与你这种人交易?”
    寥寥数语两人高下立判,葛牧俨然就是贪银子的市侩之徒,士子们不禁一片嘘声,牧哥儿能要点脸么?葛牧不以为意地道:“没指望穿狐裘的人能懂一文钱难倒大丈夫的道理,打就打呗,不过看银子的份儿上我保证不伤你。”
    “道法较量,必全力以赴。”
    “呵呵。”
    葛牧挥手让围观的士子退开,让出了一片十丈方圆的空地,抽出夹在腋下的双手,懒散地站着,等白栖云取出符箓准备动手时候依旧漫不经心。
    “后土,千钧符!”白栖云手腕一抖,双指夹着符箓压向地面,偏见那张符箓竟然迅速地涌入了地面之中。
    葛牧眉色一凝,千均符可不是慧成子老道的手段。根据《五行灵符宝箓》记载千钧符乃是辅助性符箓,需要以奇门配合,一旦站错了位置就会被符箓所产生的力道镇压,境界深者所制的千均符可以覆盖五十丈方圆,力达千钧,不懂奇门的慧成子老道俨然做不出千钧符来,怪哉,白栖云应该是带艺投师?
    摸不清底细的葛牧站立不动,因为他对奇门也仅是了解大概,此时一旦踏错方位,肯定被千钧符压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