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沐阳淡淡起身:“前辈是阵符王家的太上长老,我可没听说跟风神沈家还有关系,为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主得罪我们城主府,我劝前辈还是三思为好。
    毕竟,前辈担负的可不仅是你自己一个人的安危,同时还有整个阵符王家!”
    王三绝笑了:“拿阵符王家来威胁我,小子,你不是第一个。
    上一个这么跟我说的人,我想想哈,现在好像已经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全场哗然。
    今天这场满月宴真是没白来,先是看了一场沈家弃子上门打脸的戏码,如今又是城主府当面对上了阵符王家。
    关键听王三绝的意思,城主府已经不是第一次威胁阵符王家了,双方已经暗中有过较量!
    在场都是人精。
    联想到前几天死神小队突然出动,却又突然之间集体蒸发的传闻,多多少少已能猜出一些端倪了。
    一时间,众人看向王三绝的目光满是震惊!
    死神小队在高层圈子中那可是妥妥的凶名远扬,可说是家家户户谈之色变,尤其秦人杰这位队长更是如同噩梦一般的强大存在。
    死神镰刀所过之处,唯有滚滚人头。
    之前一度曾有人评价,整个江海城没有任何一家能够挡得住死神小队!
    当然,江海学院这种庞然大物除外。
    至少在绝大数人的眼里,秦人杰和他的死神小队在江海城那就是横着走的存在,只要他们上门,江海城没有一家势力能让他们吃瘪,能不被破家灭族就已是万幸。
    谁能想得到,死神小队居然在阵符王家折戟,甚至大概率已经团灭!
    阵符王家四个字在一众高层圈子中的份量,这下立马翻了数倍,甚至数十倍。
    只有财力不可怕,财力再雄厚如风神沈家那也只有被人宰的份,可如果雄厚无比的财力再加上足以团灭死神小队的恐怖战力,那就完全是另一种说法了。
    这样的阵符王家不说与城主府分庭抗礼,但至少,那也绝对不是城主府随便想怎么拿捏就能怎么拿捏的了。
    李沐阳神色一窒,噎了片刻才强笑一声道:“前辈恐怕误会了,我父亲一向教导我要尊重长辈,何况城主府与阵符王家关系一向亲密无间,我怎么会威胁你呢?”
    王三绝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是吗?那可能真是我年纪大了,一不留神听岔了。”
    说完,便好整以暇自顾坐了回去。
    沈命回头看了看李沐阳,李沐阳脸色难看的挥了挥手。
    在彻底弄清楚秦人杰和死神小队是怎么没的之前,在真正摸清楚阵符王家的最终底牌之前,城主府这边还真不好轻举妄动。
    毕竟城主府的敌人从来不是阵符王家一家,初衷充其量也就跟对付风神沈家一样,想着在大变局最终到来之前多吃一口肉罢了。
    真要为了吃这口肉把牙给崩干净了,那才真是蠢不可及,得不偿失。
    李沐阳不是自大的蠢货,什么时候可以嚣张,什么时候必须隐忍,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哼,算你捡回一条狗命。”
    沈命心下虽然万分不甘,但绝对不敢违抗李沐阳的命令,只得暂时放过沈天阳。
    不过,没等沈家上下松一口气,变故陡然再生。
    沈命身形一晃,下一秒便突然出现在沈黄氏面前,沈家众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刚刚满月的婴孩就已落到了他的手中。
    “放开我的儿子!”
    沈黄氏情急之下连忙想要抢回,结果被一脚踢飞。
    沈老太爷大惊之下也要出手,结果被沈命笑眯眯的看了一眼,顿时僵住。
    “老太爷你很喜欢这个重孙子是吧?你们如果再动一下,他可就没命了哦,这么小的孩子,看着多可怜呐。”
    沈命啧啧有声的单手提着婴孩,身边时不时冒出几道诡异的风刃,好几次贴着婴孩的头皮划过,看得在场众人心惊肉跳。
    “他只是个孩子啊,他什么都不知道,你行行好放过小酒儿吧!你有什么条件说出来,我们都答应!”
    沈黄氏哭嚎着挣扎起身,转头向沈老太爷求救:“老太爷您想想办法救救酒儿啊,我不能失去酒儿,咱们风神沈家不能没有酒儿啊!”
    一番话,听得沈家众人齐皱眉头。
    虽然此子的身份确实非同寻常,长大以后也确实注定位份不低,可什么叫风神沈家不能没有他啊?
    风神沈家不能没有老太爷,不能没有沈天阳,甚至也不能没有沈一凡。
    可她这个才刚满月的儿子,能算什么?
    沈老太爷也是十分为难,但最终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谈,只要在我风神沈家能力范围之内,老夫可以做主满足你。”
    此话一出,本就已经离心离德的沈家众人愈发神情异样。
    沈命却冷笑道:“我要的东西,老太爷你恐怕给不起。”
    “说!”
    沈命笑了:“我三十年前在你们沈家丢掉了做人的尊严,老太爷,你能还给我吗?”
    沈老太爷咬牙道:“我可以代表风神沈家向你道歉。”
    说完,竟是当众向沈命鞠了一躬。
    旁观众人齐齐动容,沈老太爷的倔傲在整个江海城可都是出了名的,一生从不向人低头,当年为此甚至跟家族翻脸,孤身跳入生死谭。
    如今居然给一个沈家弃子当众鞠躬!
    只能说,时代真是不同了。
    “道歉?老太爷,你当初把我当狗一样赶出沈家的那一夜,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哈哈哈!”
    沈命放肆狂笑。
    沈老太爷身子气得发抖,但为了对方手中的婴孩,还是强行压住了抬头的冲动,用尽了全身力气压制着自己硬了一辈子的脊梁!
    然而,沈命并没有放下婴孩,反而划过一道风刃,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划破了婴孩的脸颊。
    “老太爷,你真以为你低个头就能把这事儿了了?活了一辈子,就还这么天真吗?”
    沈命冷笑着舔了舔舌头:“不好意思啊,你的尊严跟我的尊严相比,一文不值。”
    “你……”
    沈老太爷眼前一黑差点昏死过去。